第431章 拍(下)_回档一九七八_五彩乐动体育官网

一秒记住【五彩乐动体育官网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乐动体育官网阅读。

  “李默,你爸妈不排斥演员吧?”张婷弱弱地问。

  李默愣了一下,随后摇了摇头。

  在他记忆里,他爸与他妈前一世也没有排斥过演员。只有一种情况例外……包括查理兹,当他老妈听说李默以后打算培养查理兹当演员时,说了一句,当演员好啊,但不要被那些男人占了便宜。

  李默说:“像我这样拍戏,你一万年也不会被我爸妈排斥。”

  李默以前对天使基金的各个“走穴”的模特就说过一句,你们当演员,我不反对,相反是支持的。但一个演员想要成名,一是合理的炒作,二是本身的演技,三是拿到好剧本,不是脱衣服就能脱成名的。就算脱成名了,这个衣服脱掉后,想要穿回来很难很难。

  就像他前世每每看到一个嫁到韩国的文艺范儿的女神,就会想到色戒里的那两粒很大的黑葡萄,看到了翁红,则会想到满清十大酷刑……甚至看到了小米拉,都会想到她前世哪些凌乱的黄色耻毛。

  当然,穿一件性感的衣服,或者穿泳装,李默是不排斥的,往后去,在大街上就能随便看得到了。

  在剧组里李默也说过,除非拍金瓶梅,不拍床戏是不可能了。实际上许多电影真的需要床戏吗?一部好的电影是剧情加制作,而不是女演员脱衣服,脱得再多,若是没有好的剧情与制作,还是等于零,相反的,更加使它的格调变得低下。

  就包括拍这两部电影,也讲了爱情,第二部就是讲爱情的。

  但在李默手中,一没有床戏,二也没有吻戏,即便拥抱,也只是浅浅地搂一下。在家里,李默也偶尔会对他小妹,或静儿她们做出类似的动作,甚至满意时,还亲热地揉揉她们的头发,这种镜头,无论放在那一个人面前,都不会反感的。

  李默也说了,我们是东方人,不是西方人,东方人表达情感方式是含蓄的,不可能像西方人一样,动不动就接吻。特别现在是90年初,除了夫妻两上床,即便在平时生活里,夫妻之间都很少去接吻。

  其实国内的这些演员与剧务工作人员还好一点,黄日化早就知道了,与张婷接吻,他可不想触霉头。

  然而李默反应过来了,小声说:“张婷,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们没有关系……”

  这话说得有些假,不过接下来一句,李默可是很真诚的:“你现在实际也不大,正是玩的时候,乐的时候,只要不逾越了分寸,尽管去玩去乐……知道我为什么拍戏吗,陆秘书将一大堆公务带到石头城,我说,让他们自己做主决定,实际就是想逃避,不想自己过得太苦逼。”

  大年初一,李默一大家子就过来了。

  也只有这一天还好一点,余下的几天,家里的客人亲戚多,没有空。

  还有乐家一家七口人。

  李默一一打招呼。

  然后将九月与招儿抱起来,在每一个人脸上啃了一下子。

  她们还小,与李默岁数差别太大了,亲一下没关系,到了男儿,李默就不敢乱亲了,那得有男女之嫌的。

  这也说明了李默思想实际是很古板的。

  李默老妈抱怨:“一年忙到头,难道过年也不回去吗?”

  在她想法里,不管赚了多少钱,暑期就算了,可过年几天得必须回家团圆的。

  不过李默感到年味越来越淡了,不是曹镇年味变淡,而是每到过年时,来的亲戚有很多。

  有亲戚走动,李默不排斥,中国人的观念里,小家就是自己一个家,大家包括宗族,血亲与普通的亲戚好友组成的,至于国家的什么,对于普通人来说太遥远。

  所以才有了一句,亲帮亲,邻帮邻。

  大家帮助着,才能解决一个个难关。

  但亲戚到了他家,都变了味道,特别是他两世为人,前世哪些亲戚走动,他又记得很清楚。忽然莫名其妙地冒出许多亲戚与长辈,而且自己还不能“摆架子”,必须客客气气地去称呼一下,还要与人家聊一聊,李默就有些不习惯了。

  正好这部电影里,有一些过春节的外景镜头,剧组许多人都留了下来,虽然李默发了红包,但大伙一起没有回家过春节,他也有了不回家的理由。

  李默唯唯诺诺。

  怎么办呢,是他老妈,敢说什么吗?

  李默老妈继续碎碎念,李默说:“小妹,绢儿,静儿,想不想看我是怎么样拍电影的?”

  “想,”几个女孩子一起答道。

  过年的这段外景,刚才已经拍好了,现在拍的是室内戏。

  考虑到张婷的感受,她也不可能会在李默家长眼皮子底下演好戏,于是李默拍了其他人的戏。

  对于电影,许多人都感到好奇,实际上拍摄时真没有什么好看的。

  即便多是老戏骨,李默还不停地喊卡,一次又一次地重拍。

  看了一会,两家人便觉得无聊。

  李默两个弟弟没心没肝地研究着各个器材与道具。

  男儿、招儿与九月还小,看到李默不理她们,也跟在李默两个弟弟后面到处观看。

  这里还有一个背景问题,原来电影时间跨度大约在四十年左右,也就是男主角小时候被车撞了那一节开始,一直到男主角死了几年后的现身。女主角时间跨度可能少了好几年,毕竟她比男主角小了好几岁。

  这个背景肯定要改了,几十年前,主角母亲怎么可能会拥有私家车?包括石头城也不可能会拥有地铁。这个容易改,地铁改成公交车,私家车改成自行车,不是撞车了,而且在山路上骑自行车掉下悬崖。

  不过李默考虑了一个时间因素与时代因素,后面一个时间跨度,李默忽略不计了,那怕跨了二十年,还是在那个小洋房前,那个菜圃。

  男主角小时候也可以忽略不计,是在山路上,顶多在公交车上遇到了他母亲,那个时代段的服装得注意一下。

  因此设定得从男主角遇到小时候女主角时考虑时代因素。

  李默将它设定为七十年代末。

  那么男主角死的时候大约在新世纪交汇的时候。

  于是李默布置了几样道具,“真正的手机”,还有电瓶车,也就是几年后中国渐渐涌现出来的一些新事物。

  几个孩子看的就是这些东西。

  李默小妹更是没心没肝,她一直认为自己是妹妹,大哥宠着,是应当的。

  绢儿一直是傲傲的性子。

  查理兹一直很乖巧的站在李默后面。

  只有静儿知冷知热地一会儿替李默倒茶,一会儿替李默擦汗。

  乐氏夫妻两已经看到了一些异样,夫妻两对视一眼,黄小月摇了摇头,示意丈夫不要多管。李默没有这个心,即便有这个心,亲上加亲,难道不是好事吗?况且女儿还小呢,能懂什么?

  李默老妈已经认出张婷就是那个花仙子,很漂亮的一个小姑娘,便好奇地问了几句,张婷立马带着逢承的语气做着回答。

  然而知根知底的秦叔与蒋叔却在心里想,不是她与李默没戏,但这两人想走到最后,他们都认为不大可能。其实就包括与李默昏天黑地的那五个漂亮的模特,他们也认为李默不可能与她们走到最后,这个最后,是指夫妻关系。

  因为都相处了这么久了,看李默的反应,也不像让李默动心的样子,甚至远不及乐家这几个女孩子在李默心中的位置。

  一幕戏好不容易拍完,李默看了看手表,让大伙休息吃中饭。

  李默一边吃饭,一边向父母问着老家的情况。

  是农村,还是一个小村子,不用说都是鸡毛蒜皮的小事。

  李默居然听得津津有味。

  这让谢进觉得很怪异,特别是他听着这些零碎的小事情,又想着李默蛊惑着两个柏林的人将柏林墙推倒,两者对比反应有点大。

  过了一会,谢进小声问:“李默,你爸还在家种地啊。”

  “谢导,还记得地道员的男主角吗?坚持的另一面,则是固执。放在中国人身上,还有一个更特殊的意义,故土难离,对故土的眷恋。以前我家也搬了几次,但搬来搬去,只是在方圆二十几里范围内,亲戚朋友离得不太远,生活风俗相差不大。然而让他进了城,则很难适应。比如你们魔都男人,大多数以精致与顾家着称,也多瞧不起东北人,认为他们是一群莽夫与武夫,没脑子。可是东北的男人相反的,会认为你们魔都的男人是一群娘们。其实与没脑子、娘们无关,而是各地的生活习惯不一样。若是你们魔都的女子嫁到东北,或东北的女子嫁到魔都,有人能适应,不过需要一段很长的适应期。有人就不能适应,弄不好都有离婚的可能。”

  “也是啊。”

  “什么叫孝顺呢,不仅仅是让父母吃好喝好,还得让他们高兴。为了让我老爸高兴,他爱怎么做就怎么做了。”

  其实现在渐渐也在转变中。

  偶尔农闲时,李广平也会来魔都,呆上好几天。

  也是李默逼的,几个孩子全在魔都读书,他想女儿想儿子了,只好来魔都看望。

  然而略略让李默失望的是,他家还像前世一样,他老爸喜欢他小妹,他老妈喜欢两个弟弟。

  只是因为他的成功,不像前世表现得那么明显。

  因此,在这种孝顺的背后,李默不自觉的还像前世那样,心里略有些疏离。当然,他是一个传统的人,父母亲不管如何,他们终是“上人”,必须要尊敬,要孝顺。

  没有能力便罢,有了能力,还必须得将这种裂痕弥补,或掩盖起来,不能让它扩大。

  再说,他的家庭总比查理兹的家庭情况要好吧。

  就不知道这一世,查理兹的老妈还会不会将查理兹的老爸用枪给射杀掉。

  而且乐家一家来了,又使他想到另一个姓乐的女演员,魔都的乐韵,本来红楼梦剧组就是让她出演王熙凤的。但她被香江的渣男演员罗烈带跑到香江当小三。不久被罗烈妻子发现,罗烈害怕舆论影响,便报警说乐韵干扰他家庭,香江警方不但没有调解,相反还对乐韵做了一些惩处。其实将香江从上到下的一些做法认真的捡起来去分析,李默真心地爱不起来香江。

  这个女演员长得是很漂亮,可语言天赋很差,普通话都说得不标准,又不会粤语,学又学不好,只好接一些龙套角色,甚至跑到王晶的剧组拍一些****不是***主角,即便拍***也是龙套!

  她无颜回内地,更糟糕的是她母亲听说女儿去了香江,也跟了过去,本来生活穷困潦倒了,她母亲又长期的唠叨,说那个那个女孩子来到香江不久就认识了有钱的大老板,随后发达,有很多钱……不仅是乐母,实际上九十年代,许多家的父母都这样唠叨过,包括李默前世的老爸老妈,只是李默做法很简单,念烦了,便跑走了,反正我在外面工作,呆愉快了,逢年过节多呆一段时间,呆不愉快,我趁早跑腿。然而乐韵的环境与李默终是两样的,在外面遭到了许多欺侮,生活困窘,在家里又没有讨得母亲的亲热,相反的,迎来的是天天的冷嘲热讽,于是几年后,从十三楼上跳下来自杀,死的时候好像还不到三十岁。

  李默前世听说过这个女演员,但不会刻意去找她帮助她,爱慕虚荣,那就要做好爱慕虚荣的下场。

  看着老妈替两个弟弟不停地挟菜,老爸与小妹不停地说着话,李默心里忽然腾起了一阵落寞……

  两家人走了,李默继续艰难的拍摄。

  李默这部电影不需要太过亲密的动作,但讲的就是爱情,最少含情脉脉吧。偏偏张婷连这个都做不到,连带着让黄日化都紧张了,张婷眼下不算是李默的女人,连女人之一都算不上,可外界不是这么认为的。

  于是黄日华都找不到感觉了。

  不仅是这样,让张婷出演铁道员那个精灵古怪的女儿是可以的,但让她来演这个女主角,则是很困难,几乎每一个镜头都要卡上好几十次。

  这样一来,整拖到了三月初,这段戏才拍完,不是拍完了,到了春末还要拍,估计着两部电影最少得花上一个月时间补拍。

  临别前,李默感慨地说了一句:“太慢了。”

  大伙古怪地看着李默,心想,即便补拍,你用了三个月时间便拍好了两部电影,还嫌慢?

  还有许多人眼中有些忧虑,一部好电影,后期制作也很关键的,还不知道这两个玩具,在李默手中折腾成什么样子?

  李默回到魔都。

  还是不能上学,他逃了两个来月,还有一大摊子事等着他。

  最最关键的是日本的那摊子。

  日经指数已经暴跌到了两万五千点,但是李默空单成交量很少,并且还要支付不菲的担保利息,获利并不多,净利润不到百分之二十一,也是李默数次期货交易中收获最少的一次。特别是他自己从中行贷出来的那笔款子,将中行的利息克除掉,收获不到百分之十三。

  于是郝立克说,在美国忽然兴起一种传言,说李默不行了。于其将资金交给李默操作,还不如自己从高盛购买空单合约呢,况且李默还不要脸的搞了一个5+1。

  郝立克说:“这些家伙,用心很歹毒啊。”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