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3章 拼命_回档一九七八_五彩乐动体育官网

一秒记住【五彩乐动体育官网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乐动体育官网阅读。

  “曾老,孙老,王老,郑老……”李默一一与他们握手,眼前这九名学者都是国内有名的生物学家,也是李默有意请来的,既然李默重视旅游业,就必须考虑到各项工程对陆海生态环境的影响。

  李默又亲自扶着几人坐下,他们中间有的人岁数很大了,有的高寿者都达到了八十多岁,来一趟很不容易的。

  接着李默又请其他人陆续坐下,然后问:“各位前辈,你们为什么反对高工他们的建设方案?”

  高工便是李默请来负责设计与监督整个工程的几位专家之一。

  到了今天,两条主要的马路已经修建好了,那道拦海大堤也建设得差不多,开始往沙头角海倾倒土石了。同时,各项测量与设计也进行得差不多,若不是这些生物学家的反对与质疑,李默都准备拨资过来,让各个工程队正式开工修建桥梁与码头。

  就在这时,几位生物学家提出了质疑,各个工程队不敢动了,李默只好来到香江。

  曾呈奎说:“我能称呼你小李吗?”

  “曾老,能啊,就是我爸来了,你也能称呼小李。”李默开了一个小小的玩笑。

  “那就好,”曾呈奎将一份资料放在桌上香江大地图上:“你看看。”

  李默看着一大堆数据,不解地看着他与诸人。

  “这就是赤门海峡几年前与现在的水文资料,其实几年前,赤门海峡已经出现污染,但现在变得更严重。”

  李默点头。

  这一条他是知道的,以前赤门海峡还曾经有过海产品养殖业,现在毛也没有了。

  “赤门海峡工业污染还不算严重的,只有沙田与大埔一带有少量的工业区,但短短几十年下来,便已经将赤门海峡生态环境破坏掉。小李,我也看到了,你开始派人建设了一些污水处理系统,拉圾处理系统,但无论怎么处理,大量的工业废水必然排向沙头角海。况且还有码头,一旦在洋洲岛修建码头,到时候会停泊许多船只,不是每艘船都自觉的,也会形成一定的石油污染。”

  李默拿起资料,看着地图。

  他已经明白曾呈奎要说的意思。

  之所以印洲塘一带生态环境好,是因为这一带没有工业,连老百姓都没几个,那来的工业,特区盐田区有一些工业,但随着潮涨潮落,顺着大鹏湾主要航道流向了南海,对印洲塘一带不会形成危害。至于赤门海湾内的一些工业废水,因为隔着细长的黄竹角咀,与隔了两个世界一般,更不会产生妨碍。然而自己一旦在开发区的北半部广建工业区与商业区,则会立即影响到印洲塘的生态环境。

  “曾老的意思……”

  “想要保护好这片海域的生态,不能修桥,而是修坝。”

  曾呈奎拿起笔,从榕树凹的尖角新舅埔咀画起,到细鸭洲、鸭螺春岛、鸭蛋排岛、鸭洲岛,再到吉奥岛,不管到吉奥岛北部的渔民村,还是到达吉奥岛中部的奥士角,反正到达吉奥岛就行了,再修马路到达吉奥岛东部尖角鸡公头。然后修海坝到达鸡公排,于白沙洲填海,北部修码头。毕竟白沙洲岛已经伸到大鹏湾的中部,虽然总体上大鹏湾风浪不大,可遇到了正南方向的台风,依然对这里有一定的影响,放在岛北,则不会受到台风影响。再从白沙洲岛修海坝通向娥眉湾岛,这样,不但将印洲塘、吉奥海两大海域保护起来,也将白沙洲岛西部近二十平方公里的海域也有效地保护起来,恰恰这一带,都是香江生态环境最好的海域。

  曾呈奎一边画着一边解释着。

  他有些担心地看着李默。

  李默果然张大了嘴巴,郝立克则不顾曾教授年龄高寿,不客气地说:“曾教授,你知道这样得花多少钱?”

  这是生在大海里的孤坝,孤堤。

  包括原来李默的计划,就是在鸭排岛修码头的,这里水还不大深,深处不过八九米深,当然,对于李默原来的计划,也不想停泊十万吨的巨船,这个水深足够了。

  可就是这个水深,李默计划里是修桥,而不是修海坝的。

  吉奥岛西面这道海坝还好一点,特别是伸到大鹏湾中间的白沙洲岛两面,大半水深都超过了十米,不是没有这个技术,有这个技术,但生出这两道孤坝,西面的孤坝可能每天还需要通行大量的车辆,不但通车辆,而且是载重量达到几十吨的大货车,毕竟得拉集装厢的,得要烧多少钱下去?

  曾呈奎叹息道:“我也知道,不过这一带海洋生态环境之好,在全国缘海地区,也难以找到几个……”

  看到了,作为一名海洋生物专家,他内心还是很渴望将这一片所有生态好的海域保护起来。

  正好这两年,他时常去美国担任客座教授,也听到了李默许多事迹,知道李默有钱,所以才提出这项宏伟的计划。

  不过李默的钱不是大水漂来的,而且这项计划一旦落实,据工程队的估算,很可能会浪费李默三四亿,四五亿美元。

  说来说去,都是一个钱闹的。

  比如89年,轰动中国的不是李默,而是牟其中。他声称以货易货,拿着从苏联忽悠来的四架“图—154”飞机的意向合同,向银行抵押贷款,拿着贷款从中国购买一大堆卖不掉的轻工业品,包括罐头、衣服,装满了八百节火车皮,运到了苏联,真换来了飞机,再拿着航空公司的租金还了贷款,他一分钱没有出,赚了一亿多元。

  一是这个空手套白狼的本领,让国内的各个商人瞠目结舌。

  二就是这一亿多元,作为个人,在这时候中国罕有几个真正的亿万富翁。

  那只是一亿多人民币,这浪费的则是数亿美元。

  李默笑笑摇头。

  曾呈奎的心情他理解了,就像渤海,缘海地区渐渐在走向死海,所以这片海域才上曾呈奎心动。

  表面上看,自己又圈了一片更大的海域进来,而且将码头建设在白沙洲岛,停泊的船只吨位会更大,但自己要这么大海域与更大的码头干吗?

  会花多少钱,李默不知道,但知道肯定会多花不少钱。

  他不会有意破坏环境,但他的身份是商人,不是环保分子……再说他现在有这个能力搞环保吗?是商人,就会考虑到一个效益了。说白了,不怕投资,但得要赚钱。

  李默又看着地图,问:“赵老,我有一个想法,在两个郊野公园放养一些獐、麝、梅花鹿,不知这个想法能否实行?”

  他利用了两个郊野公园的一部分,还余下了五十来平方公平的面积,光有山林是不行的,还有一些特殊的蜻蜓,但蜻蜓能招来多少游客?

  这些动物还有着很好的经济价值。

  也就是他的想法中,于其经营海上的生态圈,不如经营好陆地的生态圈,不管收效如何,至少它们投入不多,游客也容易看得到。

  海域的生态圈经营得再好,人除了潜水下去,否则是看不到的。即便潜下去,所看到的仅是一小片区域,而非是整个印洲塘。当然,曾呈奎的意见他也打算接纳一部分,修一道海坝到达吉奥岛,将吉奥海与印洲塘保护起来就行了,而且这两大海域面积已经不小了,足足达到了三十多平方公里。

  码头还在洋洲岛上修建,并且洋洲岛面积比白沙洲岛大,不需要填多少海域,建设成本也比较小。就是洋洲岛码头,对于李默来说已经很奢侈了,又不想未来会停泊几十万吨油轮,就这么一点大的地方,能发展炼油业吗,炼出来的石油卖给谁?

  赵尔宓摇了摇头:“小李,不行。这与印洲塘不同,即便将白沙洲岛两边用海坝封闭起来,还有往湾洲两边的直门头海峡与红石门海峡,潮起潮落,将南海的各种海洋生物带过来,因为往湾洲的地形,在换潮时,直门头海峡开始涨潮,红石门海峡还在落潮,若是可能,于白沙洲到达娥眉洲临近娥眉洲的地方修建一座低矮的长桥,则能形成三道不同的水流,让印洲塘与吉奥海以及白沙海三大海域迅速换水,一不会产生太多的积淤,二会形成良好的生态环境。然而两大郊野公园是孤立的,看似面积大,但相对于陆地的生态环境来说,它的面积实际很小,也很脆弱。一旦放养大量的大型食草动物过来,很容易就能将两个郊野公园的生态环境破坏掉。”

  “我只是想吸引游客罢了……”李默讪讪道。

  还有一个方法,可以圈养,可圈养就失去了意义。

  一个关在圈里的动物,一个满山遍野跑着的动物,两者对游客的吸引力会有多大的差别?况且李默已经打算建设沙螺洞湿地公园了。

  “吸引游客啊……这也行,虽不能引起这些大型食草动物,但可以引起一些色彩鲜丽的留鸟,或者迁徙动向不强烈的候鸟,比如孔雀,画眉,锦鸡,一些漂亮的鹦鹉、黄鹂、山雀,相思鸟,天堂鸟,火烈鸟,知更鸟,凤头鸟,金丝雀。在这里,它们天敌少,如果派人时常喂食,只要是南方的鸟类,基本都能生存下来。就是有的品种属于各国保护动物,未必能弄来……”

  但他所说的,即便是保护动物,也不是濒危动物,以李默的财力与人脉,还是能弄到手的。因此他没有说了:“还有,就是得注意控制数量,即便是鸟类,若是数量多了,也能破坏掉原本的生态系统。”

  “这真是一个不错的创意,”李默赞叹道。

  至于这些鸟类如何能弄到手,也有点麻烦的。

  得要看它们出产在哪里。

  比如宜富公司,弄来了许多国家禁止出品的种子种苗,李默同样是看人头下菜,若是欧美发达国家,知识产权意识强,他也不敢随便弄的。多是在一些次发达,国力弱小的国家弄来的。

  所以李默曾叹息一声,关键一是国力,二是国家珍惜,国力强大,可不珍惜或不敢强硬,都不管用的。

  不过就是这些国家的种子或种苗,李默还打算用一些手段将它们洗白了,省得纠缠。

  与这些种子种苗相比,弄来一些鸟类要更容易一点,尽管它们是活物。

  但还是要费一点手脚的。

  李默又问道:“问题是这两个郊野公园里还有一些罕有的蜻蜓种类……”

  “小李,可以派出一些人,将它们提前搜集出来,放在湿地公园进行专门的保护。若是怕香江的一些环保组织,无论你做得再好,不开发便罢,一开发,还会有人反对。”

  “也是啊。”

  至于究竟引进什么样的鸟类,数量多少,李默不用操神了,这几位生物学专家带着一大批学生,自己提供了他们吃喝考察的花销,还给了大量研发资金,就是研究这一片区域生态环境的。

  然而赵尔宓的话无疑让李默推开了一扇窗户,他想了好一会,问道:“曾老,我国有没有培育人工珊瑚礁的技术?”

  “有,不过成本很高。”

  “我不是建造大型露出水面的珊瑚礁,还是在水下,是多个小型珊瑚礁。”

  “这也要一些成本……小李,这一带已经有了许多珊瑚礁,你还培育人工珊瑚礁做什么?”

  “我有一个想法,从娥眉洲的直门头再建造一座大桥直达往湾洲的西东湾咀,从往湾洲的灭角咀建一座长桥直达黄竹角咀,将黄竹角海也笼进去,这样,圈起来的海域不是三大海域,而成了四大海域,然后于几座大桥下面置放钢丝网……曾老,会不会破坏这四大海域的生态环境?”

  “置放钢丝网应当不会,主要就是一能让这片海域每天换水,而不是死水,二就是能排淤,三就是能带来一些南海里的微生物过来,生态大体上就不会破坏了。不过小李,你这样做,有什么特别用意吗?”

  “曾老,你看,”李默用笔顺着曾呈奎勾画的线条继续画下去:“这一圈,四大海域面积就能接近六十平方公里,然后我们再培育更多的珊瑚礁,经过论证,人工种植一些海藻,这四大海域的生态环境会变得更好。那么是否可以在这片海域里搞一些养殖业,比如养殖海参,象拨蚌,比较珍贵的鱼类,还有一些名贵的观赏鱼。这么大面积的海域若是利用起来,收益也颇为可观,并且这些观赏鱼,也可以拉动旅游业。若是利用得好,它会成为中国最美丽的海域之一。”

  “观赏鱼类?”

  “曾老,随着国内的发展,百姓生活水平的提高,会有许多人种花养鱼,观赏鱼类有着广阔的市场。但这些观赏鱼类多是依据珊瑚而生存的,所以得需要更多的珊瑚礁。”

  “这个可以,甚至还可以养一些海豚,控制了海豚的数量,便等于能控制起四个海域的生态圈。”曾呈奎兴奋地说,一旦执行了李默这个计划,他将会拥有许多研究课题。

  “那就这样吧。”

  “又修改了计划?”一个施工队的领导惊讶地问。

  “曾老说得有理,若不是修改,印洲塘的生态环境,很快便能破坏。不仅要修改计划,从现在起,你们就要着手研发这几栋大楼。”

  李默拿起笔,画了四栋摩天大楼,以及一个人工岛。

  人工岛就是将长排头岛、细鸭洲岛、鸭螺春岛、鸭蛋排岛,鸭排岛五个小岛利用起来,至于曾呈奎所说的海堤,则在这几个小岛的南面,自鸭排岛的南端经过,然后将这五个小岛炸平,填海扩大,仿照后来琼省排浦港与洋浦港之间的海花岛,建造一个大型的系列人工岛屿,不过迫于面积的限制,规模上略小一点,也没有海花岛那么多花头。仅有水上王国,海底童话世界,城堡酒店,会展中心,几个购物中心,水上表演,婚礼庄园,游艇俱乐部等设施。

  当然,也不能像海花岛那么玩,据说它的投资达到了两千亿人民币,即便现在的物价,也没有什么猫腻,没有三百亿人民币,是拿不下那个项目的。但就是规模变小了,李默琢磨着,可能也要十亿美元。

  在这五座莲花人工岛的后面,长排头岛的对面陆地上,李默无耻地“设计”了帆船酒店,反正迪拜那座酒店还要到几年后才开始修建呢。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音乐喷泉广场,一条金碧辉煌的商业街。

  帆船酒店一个小海湾的西面三角咀处,李默又无耻地设计了巴克莱银行总部大楼,换成了宜总部大楼,它就是未来宜集团的总部所在地。

  随后在西边两公里外的亚公咀处,李默又设计了迪拜塔,毫无疑问让李默换成了沙角塔。

  而且填海就填到了沙角咀下面的亚公坳处,整将沙头角海六成内海填平了,也不能再填了,再填下去,都属于特区的海域。

  拉成了直线,沙头角口岸离亚公咀不过三公里的距离,于口岸不远处李默又无耻地设计了台北101大厦,但现在变成了沙头角国际商务中心大厦。

  有了这五座地标建筑,这片商业区也就成形了。

  大伙看着李默在地图上画出小地标,又画出不同的大图,甚至还画了一些内部构造,以及高度数据,全部呆若木鸡。

  “从现在起,就要请更多的国内外专家来设计规划……”李默放下笔说。

  技术上是可以的,但可能国内技术仍跟不上来。

  并且这些大厦施工速度很慢,必须从现在起就要做仔细的设计与规化了,明年就要陆续动工,否则到了香江回归那一天,一栋大楼都建设不好。

  王伟国呆呆地问:“老板,这得需花多少钱?”

  “我挣钱,你们负责花钱。”李默说。

  实际他心里面说,若不是一道铁丝网,何必花这个钱。

  只要将两个郊野公园与三个主题公园建好了,就能与香江起到互补的作用,是相互受益。

  但由于香江……李默只好拼命了。只有这些钱花下去,未来这里才会得到回报,省一省,没有足够的游客多过来,没有人过来购房定居,李默则等于会糟蹋几十亿美元。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