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算账_回档一九七八_五彩乐动体育官网

一秒记住【五彩乐动体育官网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乐动体育官网阅读。

  王大伟还是很迟疑:“老板,这些地严格来说,是租,不是买下来的。”

  香江土地政策与内地很相似,或者说内地后来的土地政策就是借鉴香江的。也就是香江所有地皮都是英国女皇的,除了极少数极少数地皮外,余下的,港府只有出租权,没有出卖权。租期年限经过多次调整,为75年内。

  问题还不在于此。

  就是这个租期也分成了两种,九龙与香江岛以南的土地是割占性质,因此是75年。

  割占了,为什么还收回来了,这得看谁的拳头大,谁敢打了。

  铁娘子与总设计师比起来,还差得太远,而且这时中国敢出手,所以英国乖乖地将它归还给了中国。俄罗斯哪边实在没办法,老毛子是战斗民族,不大好惹,关键美国又开始对中国施压,为了抱团,只好彻底丢掉收回海参崴等失去的大片土地的幻想。

  除了这个割占的,还有新九龙与新界等土地是租借性质,因此是另外一种方式出租,比如82年来租借这片土地,港府只能征收十五年租金。李默是去年来“买”的,按照道理,港府只能征收八年租金。

  不过这些规定都有些糊里又糊涂,加上上面一直对香江比较重视,李默那一下子做得太狠了,于是经过三方面的协商,准许港府将这片地皮以75年内的期限,租给李默。但这些“卖”地的钱,必须全部用在挽救香江经济上,不得带出香江以外的任何地方。

  李默笑了笑说:“是租,但与买有什么区别?还是我的私人领地,至于到了2063年,你我还在人世吗?”

  即便那时李默侥幸还活着,又不知是什么光景了。

  王大伟担心也很正常。

  不但是租的,一旦回归后,中国会有什么样的政策呢,还有,这是三方协商的结果,未来更容易扯皮。

  实际王大伟真的白担心了。

  后来为了维持香江的稳定,保持香江的繁荣,中英两国还对新界这片地土做了几条规定,1997年7月1日以前期满的土地契约可以续约;1997年7月1日到期的土地契约可以自动延长至2047年;租赁期限超过1997年7月1日的土地契约依然有效。

  后来国家连税都不要了,还会贪图这点租金?

  政策不是问题。

  问题是时间。

  当初李默要这块地皮图的是香江地皮所带来的方便,也能算是李默真正的地盘,以及与港府签订的半税政策。

  但随着规划,支出越来越庞大。当然,也不是没有收益,若是规划妥当,未来的收益同样是惊人的,甚至仅凭这块地皮上的财富,就能让李默挤身于世界顶尖的富豪行列,可是时间太漫长了,

  不到06、07年,投资是收不回来的,往后去才会渐渐盈利。这么庞大的资金积压了十七八年,实际让李默还是产生了一丝压力。其实这些资金的本身就让李默产生了巨大的压力。

  但已经到了这地步,就像他所说的,各方面推着他不能停下脚步了。

  李默索性在这里呆了好几天。

  重复建设在李默眼里是犯罪,同样的,重复规划也是犯罪。

  就像以前的规划,不提勘查、规划所花费的人力物力,就提那条马路吧,李默还会继续从九芦头、鸬鹚排、坟洲、青洲架桥直达吉奥岛,再从吉奥岛架桥直达娥眉洲,包括洋洲岛,再从红石门海峡架桥,构起往湾洲与陆地的第二道桥梁。

  不过非是码头用桥,桥梁与公路都不需要那么高的规格,但陆地上的这条公路已经建好了,等于无形中已经产生了大量浪费。李默于是呆在这里,与各个专家将大约的规划一起拍板下来,以后再也不变了。这样,以后就不会产生很多的浪费。

  李默呆了好几天,刘向忠带着一群专家也从南斯拉夫飞了回来。

  因为李默的推动,埃贡·克伦茨在李默离开后不久便被迫下台,格拉赫提前当选为国务委员会主席,成为东德首位非GCD的国家元首。他在位期间,积极推动东德改革,也为两德统一铺平了道路。但他本人虽不是GCD人,可对GCD不排斥,与许多东德原来的领导比较亲近,因此在他推动下,东德首次议会自由选举,他被人民议院主席萨宾娜·柏格曼·普尔击败。

  接下来不用说了,不久东德国务委员会被废除,接着两德统一,但眼下还没有发生,普尔才开始提议废除国务委员会。

  格拉赫对GCD不排斥,许多原来的领导依然控制着东德的重要岗位,所以这些衙内又弄来了许多技术资料与设备。不过此一时彼一时,他们这回胆子小多了。

  东德举行选举,风向变了,刘向忠按照李默的吩咐,让这些衙内停止贩卖技术资料,并且让他们回家后,劝各人的家长,立即烧毁史塔西所有资料。

  民煮已经成为东德的大势,99%的东德人呼吁两德要统一,这些资料弄不好就会成为秋后算账的最大把柄。原来史上,这些资料是保存的,因为一切来得太突然了。

  不过这些衙内转达了李默的话,都不是傻子,真来一个秋后算账,包括格拉赫都有可能悲催。因此在议会选举结果还没有出来之前,史塔西的资料基本上都被烧毁掉。

  李默心中松了一口气。

  他从东德弄来了许多技术资料,许多人都知道的,包括西德哪边。

  知道归知道,可比看到具体的资料要强得多。就像一个男人,明知道老婆在外面有人,不能忍的,直接离婚,若是能忍的,再考虑到结婚的代价,也就装作不知道了。不过若是亲眼看到老婆在床上与别的男人滚床单,估计九成人都会生起杀人的心思。

  “老板,东欧要剧变了。”

  李默点点头。

  东欧剧变的结果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至少不是《人皮客栈》丑化的那个样子,而且他们运气好,几年后欧共体变成欧盟,这些东欧国家陆续加入,得到了西欧国家的大力帮助。

  但民煮大法也没有使他们产生脱变。

  比如现在看上去东欧落后,那也是与西欧北欧相比的,实际上大多数国家人均GDP达到了近三千美元,有的超过了三千美元,民煮德国就更不用说了,整整是中国的七八倍,有的是十几倍。

  二十几年后,中国就渐渐追了上来,甚至将少数国家丢在了后面。

  其实包括独联体各国,也没有那么惨。

  在李默心中,最惨的是非洲与南亚,以及一些滑下去的东南亚国家与拉丁美洲国家,因为未来比拼的已经不是人力成本优势,而是人工智能,无人工厂,在这几十年技术大爆炸时代,落后了,那才叫真正落后。

  运气最好的还是东德,尽管这个融合过程很是痛苦漫长,但有一个强大富裕的西德不停地补血,最少与东欧其他国家相比,他们已经进入了天堂……

  这些没必要说,李默只说了一句:“像这样发展下去,两德今年说不定就会统一,可统一了,融合过程未必那么顺利的……明年,我们就可以返回东德。”

  返回东德,就是将东德当成大本营了……

  李默又与这些专家一一握手,这一行,最辛苦的就是他们,整整在南斯拉夫呆了半年时间。不过这些专家也不觉得辛苦,反而是满脸的兴奋。李默成立了许多试验室,实际从大类来说,东德最厉害的七类工业。

  第一类是钢铁,不是普通炼钢的技术,有许多是特种钢的冶炼技术。这类许多技术李默已经交给了国内其他的企业,但保留了许多特种钢的技术资料,放在试验室里研发。第二类便是采矿技术,李默对这个不感兴趣,全部交给了国内企业。第三类,精密仪器与光学仪器,这类技术李默几乎全部保留下来,放在试验室里研发,试验室消化下去,进一步改良,就是李默的技术了。第四类是航空航天,这与李默没有半点关系,全部交给了国家。第五类则是纺织与服装,但这个与国内的不同,它指的是相关的机器技术,而不是整个产业的繁荣,这一类,李默保留了许多技术,让各个高校研发,余下的一起复印出来,交给了国内各个企业。第六类是食品,还是与产业无关,而是指相关的机器生产与质量检测,食品保存等技术,对于宜安公司来说,这些技术来得正是一场及时雨。第七类便是造船技术,李默一起交给了各个船厂。

  若是细分,那涉及的产业就更多了。

  但中国也不是一无是处,比如中科院今年研发出来的KBBF激光晶体,遥遥领先于世界上所有发达国家,不过中国起初没有意识到它的战略作用,向全世界供应这种激光晶体,直到09年,中国才停止向国外供应。许多激光仪器或机器上离不开它,于是美国不得不开始了技术追赶,追了N年,才弄出来一个替代品,然而质量仍远远赶不上KBBF。

  这只是一个方面。

  实际上后来中国除了激光技术外,在电磁、脉冲、微波等技术上,同样也步入发达国家水准。特别是激光技术,包括化学激光、电感储能,从现在起,就已经积累了许多技术优势。

  直到李默大肆购买东德技术,这些情况才一一浮出水面,让李默得知……当然,它可是一个好消息,光刻机啊,不但光刻机,还有切割晶圆的激光切割机,以及加工芯片的激光刻蚀设备,各种作用各种类型的晶圆激光打标机。李默快让这个芯片弄得走火入魔了。

  若是没有这些专家,李默就无法甄别这些衙内弄来的各种技术,也无法给予一定的报价。

  大家寒喧了几句,离家这么久了,一个个归心似箭,李默包了三架飞机,与这些专家一道回去。

  …………

  张婷指着一个圆脸的女孩子说:“她是梁小红。”

  她又指着另一个长脸女孩说:“她是高静婷。”

  “你们好。”李默说。

  梁小红开着玩笑:“你就是张婷的男朋友啊,可得将她看紧了,学校有很多男生追她呢。”

  “别瞎说。”张婷道。

  这两个女孩子就是与张婷要好的两个女同学,毕竟这房子大,张婷一个人住着,晚上还真有点害怕。但两个女学生也不以为意,在这个时代,99%的中国人都认为外国的月亮是圆的,是湾湾人,一定都很有钱。况且张婷,也能算是大明星了。当然,她们也看到了李默的车子,不过是张婷的男朋友,有车子也很正常的。

  “李默,你是做什么的?”

  “我是学生。”

  张婷捂着嘴偷乐。

  梁小红不相信,即便是学生,一定家庭情况不一般,否则怎么能追到张婷呢。

  张婷将李默拉了出来,指着那辆法拉利说:“李默,你将这辆车开走吧,我不要了。”

  “你不是很喜欢它吗?”

  “它开出去,太显眼。”

  “哈哈哈,”李默笑了一下,说:“不用担心,再过两三年,它就不会那么刺眼,想一想大哥大。”

  大哥大才出来,在魔都卖得很不好,不过到了今年,已经有越来越多的人购买大哥大。另一个奢侈物,就是宜丽直销店的会员卡,到了今年,购买会员卡的顾客也多了起来。

  特别是许多外国人,来到中国后,回国前,有四成老外会来到宜丽直销店购买大量宜丽服饰,然后大包小包的提回去,真便宜啊。这些人的做法也拉动了宜丽在国内的销售量,人老外都认可的,大喊便宜的,那为什么不能买。另外就是如李默所说的,中国人多,那怕一千个人有一个人有钱,那也是有一百多万个有钱人了。

  张婷说:“李默,可还有两三年我就毕业了。”

  “你毕业又能到哪里去?想当演员,过两年我们大陆政策会进一步开放,你必然成为我与六叔旗下的艺人,在大陆乖乖地拍戏。想要做高管,也必须在孤儿院实习……咦,今天你用了唇彩?”

  “不好看吗?”

  “还行。”

  “李默,我妈……”

  张婷老妈又犯病了。老邵对李默信任了,也不是仅仅持股,坐等着升值,在持股的这一年多时间里,他安排了多个操盘手,低吸高抛,因此净利率并不像股指所显示的那样,只有140%,实际收益达到了221%。也就是当初投入一块钱,经过一年多操作后,变成了三块两毛一分钱。

  这收益已经高得惊人。

  李默替张婷父母还掉了银行债务,张婷父母将手中的股票与资金一起交给了老邵操作,当然,经过这次操作后,也得到了不小的收益。此外,还有张婷的收入,她还有十万美元的投资呢,除了五万美元成了宜宝的小股东之外,还有五万美元进入风险市场,李默去年陆续地分红,张婷也分了不少钱,还有她拍这两部电影的片酬,平时广告的代言,竟然将“欠下”李默的债务还得差不多了。李默需要她还债吗?反正不知道她怎么想的,还就还吧。

  但在张婷家人的心中,张婷不欠李默的钱了,也就是这些钱完全属于她家的财富……是她家的钱,就有权自己处理。老邵撤出湾湾时,湾湾股市还没有下跌,并且股票每天都在上涨着。

  张婷老妈又拿着钱,买了许多股票,然而没两天,股市崩盘了。还好,崩得及时,还有两三成资金没让张婷老妈换成股票,否则她家所有资金一直陷入股市中。

  张婷也不知道,李默更不知道了。

  张婷老妈每天还在指望着股市能重新振作呢,结果等了一个月,股市只看到一天天下跌,没有一天抬起过头的,她老妈急掉了,打电话给张婷,张婷只好打电话向李默求救。

  李默又是哈哈一乐,说:“张婷,我们先算一笔账,前几年不能算,我小,手中资金少。公益的钱不能算,它是做好事的,但也是我挣来的。从去年计算,我一年能赚多少钱,平均一天能赚多少钱,为了你妈这点破事,又耽搁了我半天时间,划算不划算?”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