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甜言蜜语_回档一九七八_五彩乐动体育官网

一秒记住【五彩乐动体育官网网 www.wingamenet.com】,为您提供精彩乐动体育官网阅读。

  秦叔问:“这次湾湾股市崩溃,对湾湾经济影响大不大?”

  “不用说了,不过也无妨,因为有我们大陆,香江也是一样。”

  八十年代是湾湾经济高速发展时代,GDP年平均年增涨率几乎接近了百分之九。当然,这次湾湾股市崩溃,对湾湾经济必然会产生冲击。然而上面一直幻想着,和平收回湾湾。

  于是各方面的政策扶持,一是表现在对台商的种种优惠上,虽然这些投资确实对中国经济发展起到了一定帮助作用,但这些台商赚了钱,除了扩大生产外,余下还是带回湾湾了,有的台商甚至用这些钱直接支持台毒。

  二是两岸的贸易,94年两岸贸易总量已经达到了近一百亿美元,主要是湾湾卖,中国内地能卖给湾湾的产品很少,并且附加值很低,但湾湾能卖的很多,还是高附加值的生产设备与零部件。

  湾湾不过两千来万人,稍稍带动一下,经济就上去了,再加上小蒋留下了一个很不错的底子,于是湾湾继续保持着百分之七的中增涨率。也不能说新世纪后湾湾经济就不行了,只要跪台办继续救,湾湾经济就能继续持续地发展。因为感觉有钱,那么在台毒的道路也会越走越远,可以这么说,在这个过程里,跪台办最少占了百分之三十的功劳。

  李默对此很是看不惯,说实话,从建国起,国家就做了许多宁赠友邦,不赠家奴的事,所以被果敢人讥讽为后清,但他能管得了吗?

  李默开始替华纳剪辑与敌共眠,替派拉蒙剪辑与狼共舞,替迪斯尼剪辑小鬼当家2。

  今年环球的“大”片比较多,包括回到未来3,一共有七八部制作规模比较大的电影上映,小鬼当家也算是大片了,无他,因为各个演员,包括小主角的片酬都涨了。

  派拉蒙也有六七部大片上映,包括猎杀红色十月,雷霆壮志这两部李默熟悉的电影。

  还有一些票房不错的电影,如迪斯尼的至尊神探,三星的宇宙威龙,不过三星现在与哥伦比亚一起属于索尼公司名下的子公司了。

  这些电影虽然票房不错,可李默未看过,没有看过,自然不了解了。

  还有一些李默看过,因为不是太精彩,李默则记不住了,如环球的变形黑侠。

  最消沉的就是米高梅,与联美两家公司只推出两部电影,一部俄罗斯大厦,一部洛基5。

  总体上今年缺乏真正大制作电影,主要是去年福克斯大制作的深渊被人鬼情未了与回到未来生生绞杀成灰灰,于是各家电影公司蠢蠢欲动的心又冷静下去。

  不过这三部电影的剪辑,花了李默一番心思。

  他能抄袭出来的,都是他记忆比较深刻的电影,但每一部电影记忆程度都不一样,比如与狼共舞,他几乎可以“复制”出来,然而与敌共眠则做不到了。

  小鬼当家2,他自作主张地,做了大幅度地修改,将他看到过的几部小鬼当家比较搞笑的梗,集中到两部电影当中。所以这两部电影剪辑起来,都比较困难。

  星期天到了,整整五天多时间,并且在派拉蒙派了多名助手的情况下,才将与敌共眠粗剪好,还要剪,与以前各部电影一样,听从李默建议,进行一些补拍后,再进行细剪,不过后面所谓的细剪,基本上变动不大,剪辑的内容也比较少,也就是李默几乎完成了70%的剪辑任务。

  李默来到复大。

  远远地他就看到了张婷,无他故,因为她的打扮。今天她穿了一条甜美款式的粉红色公主雪纺麻纱裙。

  在李默不断地讥讽下,她被李默逼得,渐渐穿着打扮开始有了品味。

  只是现在是什么东东……

  他走了过去,看到到一个油头粉面的小青年,在其他几个青年哄笑下,抱着一把木吉他,在张婷面前弹唱。

  懂了,这是想追求张婷呢。

  虽然今天是星期天,可这是在校园内。难道从今年起,学校就不管谈恋爱了吗?李默茫然地想到。他这才想起来,自己很久没有去学校上学了。

  可他看着这个学生,很是地不顺眼。

  张婷看到他来了,有意地气他,笑吟吟地听着那个学生谈吉他唱歌。

  李默走过去,拍了拍那个青年的肩膀说:“别唱一无所有了,都一无所有了,还追个屁的美女,来,听我唱给你听。”

  说着,将那个青年的木吉他抢过来。

  这个学生怒了:“你是谁啊。”

  然后蒋叔与李叔将他一架,就生生架到一边去。

  李默试了试音,边弹边唱:

  “为你我用了半年的积蓄,飘洋过海地来看你。

  为了这次相聚,我连见面时的呼吸都曾反复练习。

  言语从来没能将我的情意表达千万分之一。

  为了这个遗憾,我在夜里想了又想不肯睡去。

  记忆它总是慢慢地累积,在我心中无法抹去。

  为了你的承诺,我在最绝望的时候都忍着不哭泣。

  陌生的城市啊,熟悉的角落里,

  也曾彼此安慰,也曾相拥叹息,

  不管将会面对什么样的结局。

  在漫天风沙里,望着你远去,

  我竟悲伤得不能自己。

  多盼能送君千里,直到山穷水尽,一生和你相依。”

  这就是李默选定的第二部电影主题曲。

  他一度也不想抄袭,想自己作词作曲,然而想了又想,觉得太过麻烦,索性将李宗盛这首歌拿了过来。反正李大师一生作了无数首好歌曲,不在乎自己拿了其中的一首歌。

  但将这首歌唱得很好听的,不是李宗盛,也不是孙露,这两人声音略有些老气,唱不出这首歌的味道,尽管他们名气很大。相反的,刘明湘、李翊君、娃娃都将它唱好了,也不一定非得女人才能将它唱好,周华健也将它的味道唱出来了。

  这首歌将它放在90年的中国,并且放在校园里,可想而知,它会引起多大的冲击。

  一群看热闹的学生都听傻了。

  高静婷说:“好好听,为什么我以前未听过?”

  张婷捂着嘴乐,这才是真正的快乐,李默能唱歌给她听,多难得啊。她说:“不要吵,大概是他自己谱写的,他谱写了不少歌曲,还有一些钢琴曲。”

  “他会写歌?”梁小红不相信地问。

  “他会的可多了,写歌有什么,不要吵。”张婷正听得入神呢,立即打断了两人的问话。

  这首歌唱完,李默又换了另外一首歌。

  “让青春吹动了你的长发,让它牵引你的梦。

  不知不觉这车站的历史,已记取了你的笑容。

  红红心中蓝蓝的天,是个生命的开始。

  春雨不眠隔夜的你,曾空独眠的日子。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

  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

  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采。

  看我看一眼,莫让红颜守空枕。

  青春无悔不死,永远的爱人。

  让流浪的足迹在荒漠里,写下永久的回忆。

  飘去飘来的笔迹,是深藏的激情你的心语。

  前尘红世轮回中,谁在声音里徘徊。

  痴情笑我凡俗的人,始终难解的关怀。

  让青春娇艳的花朵,绽开了深藏的红颜。

  飞去飞来的满天的飞絮,是幻想你的笑脸。

  秋来春去红尘中,谁在宿命里安排。

  冰雪不语寒夜的你,那难隐藏的光采。”

  李默将雪山飞狐里的《追梦人》也搞了出来,但做了一处小修改,不过李默还是打算将凤飞飞请来唱,将它当成铁道员的主题曲。

  他将这首歌唱完了,但觉得不大满意。

  非是他唱得不好,而是整个歌词的意境与电影不是很吻合。

  不一定要歌词非得要符合电影的故事内容,但意境得差不多,比如第二部电影,他用飘洋过海来看你,实际上一个是飘洋过海,一个是穿越时空,都是极深情的那种。

  可这首歌的歌词与铁道员相差得就有点远。

  看来回去后,还得用心修改一下,他心里想道。

  围观的学生自然不知道他想法了,听他唱完了,一起鼓起掌,说:“再来一个,再来一个。”

  李默想了想,难得地放松,如这些学生的意吧,他唱了英文版的《我心永恒》。

  唱完了,将木吉他递还给那个孩子,说:“这才是追泡妞的正确方式,既然你都一无所有了,那么还想泡妞就不要大吼大叫,一无所有不是罪,但也不是一件光荣的事,并且在泡妞时公开地唱出来,那等于是犯罪。”

  这个学生用眼睛瞪着他。

  李默也不理他,冲四周的男生说:“记住我的话,想用歌声泡妞,得选好歌。比如我,唱了三首歌,小妞就能泡到了。小妹妹,快过来。”

  张婷冲他翻白眼,不过知道李默面子给足了,若是不过去,自己准会悲催,她只好跑过来,如乳燕投怀般地扑入李默怀中。

  “看到没,泡到手了。”李默挟着张婷走了。

  各个学生也翻白眼,他们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大约李默是张婷的正牌男友,不唱歌,也扑入他怀中,跟他走了。否则不要说三首歌,三百首歌,张婷也不会走,人家可是湾湾人,而且是大明星。

  李默挟着张婷走到远处,在她的脑门上狠敲了一下说:“有时候我也做梦,还做过一些奇怪的梦。比如我遇到困难的时候,在梦中会有许多人追我抓我,我想尽办法逃亡。或者压力大的时候,我在梦中便会梦到我会飞起来,但总是飞不高。可醒来的时候,我是知道不可能有许多人追我抓我,我也不可能飞得起来。你都吃了那么大的一次亏,还搭理这种油头粉面的男生?你大了,早应知道做梦与真实的区别,难道你还继续活在梦中!”

  “我不是搭理,他一直在追我,刚才不知道背着吉他到哪里弹唱,遇到了我,拦住了我,唱了几首歌。”

  “有人追你,你觉得很光荣是吧?但你知不知道美国哪边我名下的各家公司每天收到多少写给我的情书,若是每一个女孩子都要搭理,我还要不要学习与工作?”

  “好啦,下回若有男孩子来追我,我就对他们说,我已经有了一个男朋友,而且我这个男朋友脾气特坏,特霸道,特凶,还喜欢骂人。”

  李叔与蒋叔跟在后面……这段时间李默变得很小心,在国内也很小心,因为日本那摊子才刚刚开始,而这些基金往往什么手段都能使得出来的。所以李默无论到了哪里,都带着安保,甚至这段时间都不打算去美国了。

  他们对视一眼,相互一笑。

  张婷又说:“他只是一个学生,你欺负他干什么?”

  “学生,他比我还要大吧,从来只听说岁数大的学生欺负岁数小的学生,还没有听说过岁数小的学生欺负岁数大的学生。”

  “你是学生吗,你是学生吗?”

  张婷在他怀里扭来扭去,忽然不敢动弹了,脸也红了起来,眼睛瞟着李默的下面。

  “看什么看,这是正常的生理反应,要不要我们找一家酒店开房间去。”

  也算是正常的生理反应吧,张婷本来样子就生得好看,又经过了精心的打扮,格外俏皮灵动,肌肤赛雪,眉目如画,两条赛藕一般的胳膊在雪纱下时隐时现,又在李默怀中,有着肢体上的接触,是男人,都会有反应。

  “我才不会同意呢,”张婷傲娇地说。

  其实李默强行带着她去开房间,她多半也会同意的。可那样做的结果,弄不好李默真成了她的男朋友,男朋友没有关系,可做了男朋友后,她又想做未婚妻……李默现在不可能会谈婚论嫁的。

  但李默心中却在想,要不要打一个电话给刘婉若她们……这同样的也是想一想,接下来他还有很多事要处理,根本没有空顾及到这方面的需求。

  于是他转移了话题:“张婷,我是说实话,这种男孩子真的不可靠,越是甜言蜜语的男孩子,越是不要与他们交往。”

  道理是这个道理。

  不是所有擅长甜言蜜语的男孩子都会花心的,可是这种男孩子花心的几率很大。就像蔡明燕一样,这种爱慕虚荣的女孩子,也未必不能成为一个好妻子,可这种女孩子成为好妻子的几率同样很小很小。

  然而问题是,有几个女孩子,特别是张婷这个年龄段,包括岁数稍大一点,也包括岁数稍小一点的女孩子,也就是在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子,听了这些甜言蜜语后不心动呢?

  李默家就有一个,乐宜静,她也心动了,然后付出了一切。

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